首頁 要聞 越視頻 鎮街 外宣 國內 國際 社會 健康 網評 專題 發布會 H5 新聞排行榜

閱讀|馬劍鎮石門村 石蟹扣石棺

發布時間:2020-04-01 08:47:19 來源:諸暨日報 徐志光/整理 許德勤/口述 編輯:駱依婷
  一

  馬劍鎮石門村是諸暨最西部的村落,與富陽區、浦江縣接壤。石門、永新、上山頭三個自然村分布在龍門山脈的褶皺里,村后是諸暨第三高峰天塘崗,村口獅巖、象山對峙,形成一道天然的石門。

  出村口行一百多米,不經意間,往右側一瞧,見一尊巨石獨獨地橫放在山坡上。

  巨石為長條形,前高后低,前寬后窄,上面拱起呈弧狀。即使沒人提醒,也會認出這是一口“棺材”。

  根據農村習俗,“棺材”與“官財”兩字諧音,升官發財,是人們對生活的美好愿望,所以在石門村,人們對村口放“石棺”并不忌諱,而且常行注目禮,親切地稱它為“官財石”。

  山坡上,全是柴木和山草,連碎石也不見一塊,石棺好像是有人背來放在這里的。說得沒錯,石棺還有一個名字,叫“仙背石”。是哪一個神仙背來的呢?為什么會“放”在這里?

  相傳,很久以前,村里有一個小伙子,他叫劉龍子,與母親一起住在山上的石屋里,過著清貧的日子。

  這一年,剛吃過端午粽,老天就不再下雨了,天天紅光猛日頭,地燥田開裂,莊稼被烤曬得發黃干枯,池塘見底,山溪水斷滴。每日里,劉龍子與鄉親們一起東尋西找,累斷了筋骨,還是沒見水源。

  二

  土地廟坐落在一山之隔的張家塢,天旱五谷無收,六畜難活,土地菩薩急得日夜不安。

  一天晚上,他給劉龍子托夢,說是你去天堂崗山頂吧,按北斗七星的形狀,每天挖一口水塘,連挖七天,山泉就嘩嘩地流出來了。水往低處流,田稻有救,人畜能渡過難關。

  家里已沒幾升米,一去七天,自己帶走了,母親吃什么?劉母深明大義,對劉龍子說:“挖塘取水是大事,菩薩相信你,你就放心地去吧,為娘自有辦法。”

  夜里,母親把米全部炒熟,裝在布袋里。

  第二天一早,劉龍子帶著鉤刀,背著鋤頭和炒米,告別母親,爬上了天堂崗的山道。山頂上,到處都是亂石、刺棚,劉龍子來回走了一遍,根據“大水勺”的樣子,定好七口水塘的位置。

  雙手移石塊,鉤刀砍刺條,鋤頭挖泥土。累了,擦一擦汗,靠著巖石歇一會兒;餓了,緊一緊腰帶,吃上一把炒米。尖石硌痛了腳底板,他咬一咬牙;荊棘劃破了手背,他皺一皺眉。

  一天又一天,一口又一口。

  第七天,當挖去塘底最后一塊石頭時,泉水一下子冒了出來。轉眼間,灌滿了七口水塘,漫出塘沿,從山頂飛奔而下,源源不斷流向田野,流向溪坑,流向人們的心中……

  崗上有水塘,水自塘中來。從此,天堂崗改稱為“天塘崗”。

  三

  劉龍子記掛著母親,見布袋里還有點炒米,用水泡漲,捏成兩個飯團,急忙下山,走進石屋,見母親躺在床板上已沒了氣息。劉龍子扔掉飯團,大喊一聲,發瘋似的痛哭不止。

  飯團劃出兩道弧線,落在山上,變成了兩塊“飯團石”。

  水引來了,莊稼返青,人畜也有了活氣,劉龍子卻沒了母親,土地菩薩覺得自己失了職。按理,劉龍子上山后,自己應當去石屋看一看,送點吃食過去。

  夢是自己去托的,劉龍子是一個好小伙,送上一口棺材吧,以彌補自己的過失,讓他把母親下埋了。

  哪里去找棺材呢?

  土地菩薩搖身一變,成了一個莊稼漢。來到街上,走進棺材店,因餓死、病死的人實在太多,要棺材的人排著長隊,等上五天也輪不著。涼亭里,做善事的人常有棺材放著,以救他人之急,可是走遍附近所有的涼亭,棺材板都不見一塊。

  回到土地廟,土地菩薩坐在門檻上,長吁短嘆。忽然,他看到后壁腳擱著的石棺,那是幾年前請來石匠師傅打造,給自己百年之后做的準備。看來,只好把它送出去了。

  半夜時,土地菩薩就地一滾,化成山神的模樣,用繩索將石棺一絡,雨傘柄勾挑著往后一背,搖搖晃晃走出了廟門。天上有月,四周很靜,大約過了半個時辰,就來到了龍門村口。

  四

  話說村口的左側山上,巖石成群,巖洞里住著石蟹精。當年,龍門山神設擂比武,東海龍王帶著蝦兵蟹將前來挑戰。山神力大無窮,沒幾個回合,龍王敗下陣來。山神及手下憑借有利地勢,大開殺戒,蝦兵蟹將四處逃散。

  石蟹先是鉆進溪坑沙堆里,而后來到半山腰巖洞中,慢慢地修煉成了精,能模仿各種動物的叫聲。

  村人善良,村風淳樸,山水明凈,石蟹精喜歡上了這里。巖洞在村口,它自覺地承擔起守門的職責。常常爬到洞外,眼柄一伸,眼睛像現在的探照燈一樣,骨碌碌地轉。盜賊來了,它就當狗叫;野豬來了,它就學虎嘯。

  那天晚上,月光朦朧,石蟹精忽見一個老太公背著石棺,一腳深一腳淺地走著。仔細一看,老太公不是別人,正是山神。

  半夜背石棺,肯定是偷來的,石棺沉重,說不定里面全是金銀。當年打擂臺,自己差點沒了性命,今天該出一口氣啦,說什么也不能讓他背走,扣下來,石棺自己用,金銀村人分!

  神鬼怕雞叫,石蟹精當即扯開喉嚨:喔——

  山神背著石棺,本來就累得上氣不接下氣,雄雞一叫,吃驚受嚇,神力一下子散亂,身子一歪,石棺晃蕩了幾下,滑出傘柄飛到山坡上,空心變實心,變成了棺材石。

  山神化作一縷青煙,逃回土地廟。

  劉龍子的母親沒有耽擱,鄉親們幫忙,打了一口薄皮棺材,埋葬在石屋不遠處。后來,真相大白,石蟹精知道自己做了魯莽事,扣錯了石棺,對不起劉龍子,沒臉見村人,羞愧之下,躲進了巖洞深處,再也沒有出來。

  光陰一天天,歲月一年年。“石棺”靜靜地擺放在村口,與人們朝夕相伴,帶來了興旺與平安,成了“鎮村之寶”。

  
諸暨日報社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75-89095158
浙新辦[1999]19號 浙ICP備05004053號
地址:浙江省紹興市諸暨市暨東路70號
浙公網安備33068102000025號


河北20选5胆拖计算器